第64章 第 64 章

郑安南讨厌冬天。

冰冷凄凉,一如自己被抛弃的时候。

他也讨厌自己生日。

这个日子,反反复复提醒他:世界上没有人爱你。

放学前,天空飘了点雪花。

温度骤然降低,空气十分冰冷。

庆黎中学高一教室,郑安南抬头看向窗外,眼底浮现一丝茫然。

竟然下雪了,今晚一定更加难熬。

今天碰巧是他的十六岁生日。

从早晨到现在,没有关心,没有祝福,没有礼物。

连他本人,也不知道是否应该为长大一岁而庆祝。

日子浑浑噩噩一年又一年,耳边反复回响幼时听过的话。

“那小子的生日啊,等到他十八岁,咱们就不用管了。”

“十八岁也太久了,想点办法,尽早把他弄出去吧。”

“也是,郑安南每天在家里晃来晃去,咱们乖孙都有意见了。”

十八岁仿佛无形的分水岭,越靠近那个日子,就离彻底被世界孤立又进了一步。

“南哥,今天放学去哪玩?”同年级的小弟过来请示。

“哪都不去。”郑安南起身,想快点避开他们。

其实,郑安南何尝不知道,每天一起消磨时光的那些人,并非真正的朋友。

他们愿意跟着自己,只因为利益所驱。

郑安南平常很享受这种虚假的友谊,企图制造自己不孤单的假象,今天却想要逃避。

回到家中,姥姥忙着做饭。

爷爷抱着表弟,陪他玩孙悟空的金箍棒。

郑安南静静站在那儿半晌,谁都没有理会他,把他当成碍眼的空气。

姥姥做好晚饭端出来,发现郑安南,不情愿的加了双碗筷。

吃饭时,她嫌恶地说,“你那边房子已经收拾好了,以后没事不要过来。晚上吃饭等家里吃完,我给你留一碗。”

郑安南知道,他们不想跟自己同一桌吃饭,觉得倒胃口。

表弟跳起来嚷嚷,“奶奶,我要吃那个。”

姥姥的表情立刻喜笑颜开,伸长胳膊给表弟夹菜。

直到晚饭快结束,也没有人提到郑安南的生日。

他捧着碗,食不知味,味同嚼蜡。

看吧,世界上果然没有人在意你。

晚饭结束,郑安南悄无声息离开李家。

外面风雪越来越大,踩上去几乎没过脚踝。冷风中夹着冰碴子,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郑安南沿着小路,漫无目的往前走,突然发现路边有个人。

他蜷成小小一团,背靠着柳树。已经枯萎的柳树枝风中摇曳,像某种招魂仪式。

小男生头发很长,遮住半张脸,发梢已经结冰。嘴唇也冻得发白,整个人奄奄一息。

郑安南注意到他身上的校服,自己也有一件。

庆黎中学条件差,前两年没有订校服,从今年才开始统一服装。

高年级学生想着,自己都快毕业了,买校服不划算。因此,只有高一学生有校服。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快要冻死的男生,跟自己同校同年级。

“喂。”郑安南走过去,伸手推推他,“喂、喂。”

连续叫了三声,男生才反应过来,缓慢且僵硬的抬起头。

“你蹲在这儿干吗?为什么不回家?”

男生苍白的唇微启,轻声说,“下雪了。”

“嗯?”

“过来买药,下雪了,回不去。”

“哦…”郑安南听懂了。

他家应该住附近村子。

因为庆黎镇最大的药房在这边,所以他放学以后过来买药。

结果雪越下越大,瘦弱的少年举步维艰,被困住了。

“看样子,雪一时半会不会停。”郑安南手搭上他的肩膀,感受到男生衣服很薄,身体纤细脆弱。

继续暴露于风雪中,他很可能冻死。

“你来我家吧。”郑安南动了点恻隐之心,把少年带回家,从暖壶里倒出不太热的水给他暖身子。

“谢谢。”室内终究要比室外温暖,男生接过水,谨慎的打量郑安南的住所。

宽敞明亮,家具齐全,比自家阴冷的小土屋气派许多。

如果他也能住上这种屋子,妈妈就不会因为半夜太冷,冻得高烧连续两天不退。

“对啦,还没问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呢?”

“一班,沈顾北。”

“哦,原来是重点班的。”郑安南有些后悔。

重点班的学生特别傲慢,见到五班总是绕着走,他特别讨厌。

早知道沈顾北是重点班啊……

郑安南低头,默默审视单薄的少年,又打消恶意的念头。

算了,他看起来并不坏。

“那个…”郑安南喝完水,身体重新恢复温度。他小声问,“今天你过生日吗?”

郑安南诧异,“你怎么知道?”

“月历上有标注。”郑安南指指墙上的月历,略带局促的站起来,“你吃过饭吗?要不要我给你煮长寿面?”

“你会煮面?”

沈顾北轻轻点头,“只会煮面。”

庆黎镇条件有限,过生日吃长寿面,已经是最好的待遇。沈顾北家里穷,妈妈却不忍心亏待孩子,从来不让他做饭做家务。

但每年方婉过生日,沈顾北都会偷偷给她煮面条。

一回生二回熟,现在也煮的有模有样。

“你要吃吗?”沈顾北小声问。

“要!”郑安南大声回答。

郑安南的房子刚装修好,厨房里厨具齐全,橱柜里也有一些米面粮油。

姥姥本意是让郑安南自己学做饭,以后别回家打扰。谁能想到,竟然在特殊的地方排上用场。

沈顾北略显笨拙的和面,把面切成长长的细条,丢进沸水里煮开,上面还盖了一个荷包蛋。

他不知道要加什么调味料,只放了一点点盐,味道很淡。

郑安南已经吃过饭,却还是吃光所有面条,连汤都喝干净。

“好吃。”郑安南捧着碗,眼底有些酸涩。

人生中,第一次有人为自己庆祝生日。

第一次有人为他煮长寿面。

此时此刻,郑安南侥幸的想,也许自己的诞生,并不是多余的。

“你那么喜欢吃面啊?”沈顾北有点吓到,无措地说,“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给你煮面。”

“真的吗?”郑安南眼睛亮起来,眼底满含期盼。

对沈顾北来说,这份期盼实在过于沉重。

“嗯…”沈顾北艰难的点点头,“有机会的话。”

十二点过后,大雪终于停止。

沈顾北不顾郑安南的挽留,冒着风雪送药回家。

方婉烧得很严重。沈顾北向学校请假,守在病床边,衣不解带照顾了整整两天。

他并不知道,请假的两天里,郑安南偷摸摸去一班教室外晃荡好几次。

每次都没有找到目标人物,郑安南的热情被消磨,只好偃旗息鼓。

而沈顾北呢?

他压根没有问郑安南的名字。

后来又过了许久,郑安南终于在学校里遇到沈顾北。

他想要过去打招呼,还没酝酿好措辞,沈顾北就被一班几个出名的好学生叫走了。

“南哥。”几个小弟凑过来,“高二的扛把子约你放学后干一架,去不去?”

“……去。”郑安南答应下来,转过身,心底有些莫名的失落。

那天的约定,应该是他的无心之言吧。

两个人距离那么远,哪有所谓的‘以后’啊?

“小傻比,醒醒。”沈顾北端着碗从厨房出来,曲起手指朝着郑安南脑门上弹了一下。

“啊!”郑安南从悠久的梦中惊醒,嗅到浓郁的香味。

沈顾北把碗推过去,递给他一双筷子,轻声催促,“快吃吧。”

“嗯。”郑安南拿起筷子,夹起碗里漂亮的荷包蛋。

现在,沈顾北的厨艺进步特别大,能做出许多美味菜肴。

但每次过生日,郑安南必定只要一碗面。

不需要任何高级食材,清汤白水一碗面,上面加个荷包蛋,就足够他心满意足。

“这样真的好吃吗?”沈顾北第无数次对男朋友的口味提出质疑。

“好吃!”郑安南点点头,“跟以前一样好吃。”

“哪个以前?”

“你猜啊。”郑安南固执的不肯回答,非要沈顾北自己想起来。

“又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沈顾北揉揉他头发,“快点吃完过来切蛋糕。”

“好呦。”郑安南暴风吸入,吃光碗里的面条,擦擦嘴巴奔向沈顾北,厚颜无耻的嚷嚷,“北北,我的礼物呢?”

“喏,已经准备好了。”

“怎么又是合同书啊?”郑安南哀嚎。

“你每年生日,我都会让出一大笔利润,请问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想要的又不是这个,怎么会满意呀?”郑安南从背后嘟囔,“你到底什么时候把自己送给我?”

“呵呵,我早就是你的了。”沈顾北强行推开他,“好热,离我远点。”

“那就把暖气关掉。”

“不要。”

“北北你好任性。”

“嗯?”沈顾北挑眉,“你想试试我真正任性的样子吗?”

“我错了!我不想!”

郑安南求生欲上线,认错非常干脆。

但没几分钟,他又开始作死。仗着沈顾北宠自己,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北北,我可以申请换个礼物吗?”

“你先说,我听听。”

“我们结婚吧!”

“法律不允许,收起你荒谬的想法。”

“就算法律不允许,我们也可以办婚礼嘛。”郑安南蔫蔫地说,“我已经做够你男朋友了。”

沈顾北深深呼出一口气,镇定地说,“那分手吧。”

“啊?”郑安南连忙解释,“我不要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闭嘴,听我说完。”沈顾北继续说,“仔细想想,我也做够你男朋友了。”

“所以…”

“我们结婚吧。”

郑安南眼睛亮亮的看着他,暂时失去语言功能,只能用力的点点头。

——如果回到十六岁,他一定要告诉那个不敢上前的郑安南。

你错了,我们还有很多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