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晋江独发

五条悟最近其实挺忙。

主要是杂事多,除去祓除咒灵的工作,他还要调查没有‘浮出水面’的来自平行世界的其他人。

关于这个,五条悟心里是有些猜测的。

从【虎杖悠仁】之前透露的信息里,他大概知道过来的人里还有【伏黑惠】和另一个自己。

【伏黑惠】是什么样的人从【虎杖悠仁】口里同样用活泼形容的【钉崎野蔷薇】身上就能看出,肯定也是个不安分的主。

不过鉴于一直没有暴露出来,说明就算搞事程度也较轻。所以暂时pass,不必放太多心神——因为还有个更麻烦的重量级:另一个他。

对于自己是怎样的人,五条悟很清楚。如果他变‘坏’,那对日本来说绝对不不亚于核弹级别的威胁,如果安分些还好,怕就怕另一个他心怀目的。

【虎杖悠仁】说他们会来到这个世界是【五条悟】无意为之,五条悟是一个字也不信。

说其他人有可能失误五条悟还信,但是自己——?就无下限这种危险的术式,但凡出一点错都直接‘腰斩/断首/少个零件’,要真粗心大意或者蠢,早死了。

所以,这要不是有备而来五条悟直播倒立洗头。

——问题就出在这。

另一个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跑到平行世界。

‘他’的目的,会不会对自己这边的世界产生什么影响?

......从知道有另一个自己的存在,并且估摸着不是个好主起,五条悟就有这种顾虑了。

从开头到现在,他从未懈怠过寻找另一个自己,但迄今为止,半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这算是在意料之中。

‘自己’想躲,谁也别想找着。

是以就算一直没有线索,五条悟也不急,只是心情多少有点沉重,有块重石始终压着。

不过四个人,眼皮底下如今有一半,也算是给五条悟一点慰藉了。

——这是之前。

后来得知可能还有个【夏油杰】,五条悟都要乐笑了。

另一个世界的人是组团扎堆过来玩吗?

当然,若是简单的游玩五条悟举双手欢迎。搞破坏就不行了。

好比外来人跑到自己家乱砸一通,是个人都会生气,并在外来人搞破坏前抓住他们。

目前还未找到踪影的两人暂且不谈,除了继续找没有其他办法。

现在,五条悟逮到【夏油杰】的小辫子,开始蹲点抓人,看【夏油杰】会不会出现在今村久美子附近。

以五条悟对【夏油杰】的了解——在对夏油杰了解的基础上。

杰救人一般是救到底,跟悠仁很像,都是钻牛角尖到了一种魔怔的程度。所以他肯定会绕回来看今村久美子的情况。

——在知道今村久美子将他发到网上,并大火后。

杰肯定猜得到因为他,今村久美子会惹上大麻烦。

当然,那是另一个世界的杰。他这边对普通人彻底失去信心的杰巴不得普通人死光,就不提救人了。

即:五条悟赌的就是这个十拿九稳的可能。

另外,已知另一个世界的杰和另一个世界的他是对立面......结论已经明目。

在找不到另一个他的前提下,找到【夏油杰】,是破局的唯一关键。

这么想的五条悟,甚至亲自参与了蹲点。

就蹲的很灵性:有任务的时候做任务,没事了趁着短暂的休息时间瞬移到今村久美子附近蹲点......

就这么兴致勃勃的蹲了两天,五条悟成功错亿。

他是没想到,另一个世界的他,明目张胆的跑到天元脚底下,挟持了天元,搞得天元自爆,原本还能坚持好长一段时间的星浆体消耗干净,还拿走了一个据说很重要的东西。

问那些老头子,一个个支支吾吾不肯说是什么,就咬死了那东西很重要,是只有天元才知道的秘密(现在可能还要算上【五条悟】)。

五条悟快气笑了。

这群烂橘子果然还是老样子,重要的事情遮遮掩掩,出事了就推脱,总之好事是他们的,坏事全是别人的。

五条悟内心烦躁,在某一瞬间产生了杀意,下一秒很快恢复平静。

不是不敢杀这些人,而是为了长远的大局,该忍则忍。

不然他早几年前就把这些家伙全掀了。

薨星宫。

灵魂状态下的天元坐在树干上,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五条悟】想做什么,他到底知不知道龙炎有多危险?他手里那个和咒灵操术原理一样的封印媒介是怎么做出来的?乍一眼还以为是会咒灵操术......以及最后虽然是成功封印了龙炎,但那是龙炎为了脱困故意顺从为之,以后挣脱封印怎么办?

天元是愁得灵魂都消瘦了几分。

他的思绪越飘越远,一阵异样的结界波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天元‘惊’得从树干上瞬间飘起来,如临大敌。

这咒力波动他熟,前不久才遭过。

天元死死的盯着入口,很快,一道修长的身影简单粗暴的穿过(撕破)结界走了进来。

还是那熟悉的白发和脸。

唯独不一样的是衣服,这次的六眼穿的是高专的教师服,上次那个穿的是休闲服。

“哟,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吧。”五条悟左手插裤兜,右手举起挥了挥,算是打招呼,结合轻佻的语气,像个二流子一样不着调。

天元看着五条悟,很快确定这个五条悟是自己这边的。微不可闻的松了口气。

打完招呼,五条悟放下手,唇角上扬,爽朗的笑道:“说起来,我上一次来这里还是十年前,不过那会我也没进来,只是在门口‘晃了圈’。”

天元不吭声,他一时摸不准六眼的意思。

他知道上一次本该更换的星浆体,是由五条悟和夏油杰共同护送的,然而到了收尾的时候前者险些被禅院家的天与咒缚杀死,后者也因此留下了心理阴影:保护的对象当着他的面被一枪爆头。

——虽然这么说很无情,但死一个人救上万人,冷静点的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天元也补偿了星浆体的家庭很多钱和帮助,可以说奉献星浆体的人家一辈子不愁吃穿,还能活得很舒服。

尽管这点补偿对重情的人家来说分文不值,但事实证明,这么多年来,很少有诞生星浆体的家庭是会做到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弃孩子的,大多数家庭最后还是选择了接受。

【孩子没了可以再生,穷是一辈子的事。】

【我们家这么贫困,孩子肯定也活得很辛苦,不如去享福十几年,在无痛的死去也是种幸运。】

......天元渐渐的也对自己索取年轻生命以维持长寿感到麻木。

说到底,人生之所以精彩,就是因为短暂。

太长的寿命,只会让人在时间的长流中迷失。

天元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六眼小子,你找我是为了讨之前的债吗?”

五条悟挑了下眉,耸了耸肩笑道:“我可没这么小气,而且当年的事我早就有仇报仇了,如今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不过倒是说起来——原来你长这个样子啊。”

天元不接话,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

一边说,天元一边想:核心结界修复完他这边的结界就修不完了,但现在看来还是得必须赶紧把这结界也修复了,不然进进出出当他没面子的吗!

五条悟脸上轻浮的笑容收起,正色道:“我需要知道另一个世界的我拿走了什么东西,以及关于他的任何事。”

========

东京-板桥区

某栋别墅

穿着围裙,哼着轻快旋律的漂亮女人手里拿着汤勺,顺时针缓慢搅动锅里的咖喱。

旁边桌面上摆放着好几盘小料,有切成块的土豆、胡萝卜、鸡肉丁,还有泡好的海带。

这些是准备一会放进锅里煮的。

当然,海带是拿来做汤的,不放咖喱里。

厨房里弥漫着诱人的香味。

厨房外-客厅阳台。

坐在画板前的【伏黑惠】挺直腰板,双腿微微张开,手里轻轻握着笔刷,在白纸上涂抹。

这幅画只是起了个开头,还暂时看不出画的是什么。

不过【伏黑惠】左手端着的画盘里只有红、黑、白三种颜色,非常单调。旁边也没有摆放其他颜色的颜料。

......随着一笔一画慢慢补足,很快,画的框架出来了。

这幅画的背景是纯黑色,中间有个跪着的白色小人,小人双手背在后面,头低着,下方有一摊暗红色的液体,四周画满一只只红色的简笔画眼睛,将白色小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十分瘆人。

【伏黑惠】画完一只红眼睛的一半,蘸颜料补充浓度。笔尖点颜料准备抬起的时候倏地停住。

然而也就停顿了一秒,【伏黑惠】就继续完成他没画完的眼睛了。

......待最后一笔落下,【伏黑惠】放下画笔,不紧不慢的偏头看去。

只见他身侧不知什么时候杵了一大个人。

“画得不错,就是有点缭乱。”这人还非常不给面子的评价道。

【伏黑惠】却不恼,点了下头打招呼,语气温和的道:“五条老师。”

【五条悟】应了声,然后从衣袖里拿出个东西丢给【伏黑惠】。

【伏黑惠】抬手接住,东西“啪”的打在他手心里,可见这要是不接住,打在脸上铁定得肿。

“把这个拿给天元,我忘了给他。”

【伏黑惠】:“......您只是单纯的不想亲自给吧。”

【五条悟】笑而不语。

【伏黑惠】默默收起东西,无奈的道:“我知道了,我找个时间给您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