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惊心动魄三十小时(2)

一语成谶,麻烦总是来得足够及时。

这名外军指挥官刚结束了这通秘密电话,就收到了来自总部五尖大楼的问询。

还处于测试阶段的新型洲际导弹发射失败,其实不算什么大事,谁让它就是个测试品呢。而且这种测试品,军方可是一分钱不出的,属于军火公司出钱出物请军方大爷练手。

可是,这颗用于测试的导弹为何会临时更改原定的打击目标,转身把藏在台面下的隐秘卫星给打掉了。

总部人员传递的信息很简明,要求他立刻赶赴总部当面汇报,面沉如水的指挥官只能接受命令,转头又拨通了那个秘密电话。

他的态度很明确:法克,让我做的事情做完了,别指望让我一个人收拾烂摊子。

而在他不知道的领域,麻烦远不止如此。被导弹击毁的通信卫星产生了大量碎片,绝大部分向着无垠深空方向溅射远去,而有一部分碎片流则非常“巧合”地波及了临近轨道上的两颗米国卫星,让它们彻底损坏。

其中一颗属于米国的极轨业务环境卫星系统——这套系统同时为米国的军民两方提供高质量气象与环境数据,损坏的这颗属于这套卫星系统中的重要节点——负责北美区域的气象数据监测。在有新的气象卫星替代之前,数万家商业企业和研究机构将失去北美地区的专业气候支持。而另外一颗卫星属于米国最大的专业新闻电视台CNN,以万计的用户在一段时间内将无法收看CNN的节目。

实际上,像洲际导弹轰击太空目标这种事情根本瞒不住人,军方的官方信息或许拿不到,但有足够数量的天文站和各种科研机构都目睹了事件全程,实际上相当多的有一定观测设备的天文爱好者也是目击者,偏偏这批民间目击者的传播诉求极其强烈。

在导弹击毁通信卫星的几分钟之后,就有一位民间大神在社交平台上传了全程视频——如今大多数民用天文望远镜都能外接相机,因此整段视频的像素还相当清晰,目测拍摄使用的是专业天文相机。

随着多段相关视频陆续被传上网,“洲际导弹攻击卫星”这个话题很快成为了热点话题。加上当前正逢世界局势脆弱敏感的时期,民间对这次事件的反应非常强烈,情绪还在层层递进:先是疑问这是谁家的导弹?谁家的卫星?各种猜测说和阴谋论相继出台,很快就变成了大众对第三次大战是否即将开始的担忧。

大型传媒集团的入局让整件事的热度持续升级。事件发生后10分钟,作为被殃及的池鱼,CNN的新闻报道速度极快,中断了原有的新闻直播,开始插播这条新闻。由于整件事情的话题性足够劲爆,其他各大媒体也没错过,都在第一时间跟上了报道。

事件发生后20分钟,CNN新公布了一段监测视频,短时间内就被各种引用和转发。这段视频中,不仅有导弹攻击卫星的片段,还有多架尾焰酷似火箭的不明飞行器飞出大气圈的画面。视频播放完毕后,主持人还引用专家分析:导弹的真正目标应该是这批飞行器。于是,这场吃瓜大会的争论话题又多了一个:这批飞行器是什么?谁干的?要去干什么?

吃瓜众,你们的小脑袋是不是有很多问号?

******

万里之外,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陈文浩的视线从光屏上移开,看向快步走来的严国平,“报告发过去了?”

“没问题,直接发给吴局的助理,刚电话确认收到了。”

“辛苦了,官网的公告也可以发了。”

严国平没有犹豫,应了一声便去安排了,计划进行到这个阶段,任何的犹豫和不决都是多余的情绪,老话说得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按理说,公司官网上发条公告的小事,根本不需要一个事业部的老总去亲自负责,但此刻严国平的做法,无疑是在坚定自己的选择。

很快,没有任何的宣传推广,无限未来公司的官方网站首页不声不响地刷新了一条新公告:

“今日上午,无限未来公司最新型号的太空飞船首次深空试飞,目前飞船正沿既定航线运行,飞行状态稳定。下一步,公司将启动太空空间站建造计划。”

国内不少科技类媒体和自媒体人,都特别喜欢评测和分析无限未来系的产品技术,原因很简单,点击量特别高。

因此,相比起绝大多数公司的官网,日IP访客数常常徘徊在两位数的窘境,无限未来公司的官网关注度就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了。如此一条公告,很快就被好事者搬运到了社交平台并迅速引发热议。

群众的联想力和脑补力是无穷的,很快就有人将这条公告披露的信息,和国外网络上正当红的讨论话题联系到了一起。

这下子,全球的舆论都快炸了。

作为这场舆论风暴的中心点,陈文浩身处指挥大厅,但是小卡会将外界的各种反应持续反馈给他,反倒是最了解全局信息的人。

铃声响起,空管局一把手的来电:

“陈总,贵司的报告我看到了。这件事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权限,我已经第一时间上报了。”说到这里,他的话语有些迟疑,“不管如何,从我个人角度来说,对贵司的技术和魄力还是很佩服的。”作为空军转业的技术官僚,尤其又在最吃技术的航空行业,他一向比较推崇技术。而无限未来公司进军航空航天业后的每一天,似乎都在刷新他的认知。这个电话,他本可以不打,但最后还是打了。

仅仅十分钟后,陈文浩连通了又一个通话。

是肖特派员,国安部门的联系代表。他之前的存在感并不高,各种重要活动他会出席但基本只听不说,也不和企业高管人员过多沟通,似乎有意在淡化自己的存在。

肖特派员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礼貌但生疏,“陈总,你在义东园区吗?”

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他语调不变地继续说话,“请你留在园区不要外出,一支特别代表队已经被临时组建,即将乘坐军方专机前往你处,希望能和你当面沟通此次行动的具体细节。”

“好,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