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3章:吴大头此生、最可怕的对手

路三多诧异道:

“吴哥和八爷你们两位原来认识?”

刘十八笑道:“一面之缘罢了,谈不上认识!”

一边说,刘十八一边眯眼看看吴大头,突然笑道:

“没想到吴哥除经营夜总会外还是泛海董事,失敬失敬!哦?吴哥是军人出身吧,哈哈!”

吴大头闻言一愕,接着便呵呵笑道:

“八爷眼拙,吴某人是捞偏门出身,见笑了!”

刘十八点点头不动声色的笑道:

“既然都到了,咱们就直奔主题做生意!”

路三多点头笑道:

“没错没错,咱们谈生意。”

“里面请!”

刘十八一边走一边说,伸手对货柜码头之内指点道:

“货运到后,就一直存放在这间货柜码头,咱们的交易直接在码头进行,不用另外喝茶扯淡了。”

路三多咧咧嘴附和道:

“八爷说得是,快人快语。”

吴大头面无表情,不紧不慢跟随在刘十八和路三多身后几米远近。

刘十八不着痕迹的扭头看一眼吴大头,便带着两人朝停着货柜车的角落行去。

————————

十几分钟后,三人走到那辆红色的集装箱货柜车边,刘十八这才掏出两张货柜车过磅的单据递给路三多道:

“这是黄金的份量,一共是十二吨,零头几百克算我请你和吴哥喝茶的,交易款一共三十六亿直接转到这个户头上。”

说完后,刘十八拿出一张纸挥笔将瑞士离岸不记名账户连串号码写下递给路三多后补充道:

“账户记得留下,万一还有什么后续交易退款之类的,也通过这个账户。”

然后,刘十八走到货柜车后面,将货柜车的后门打开拉下脚踏梯后指了指内里笑道:

“货都在集装箱里,你得辛苦一趟自己爬上去验货。”

“没问题没问题!”

路三多连忙应一声后,当先便爬了上去。

接着,刘十八对吴大头笑道:

“吴哥也上去吧,我给您搭把手?”

吴大头摇头道:

“我自己能上。”

等两人都爬进车厢后,刘十八才注目在四周看了看后最后上车。

货柜车后箱内打开灯后,路三多和吴大头一眼便看到角落里一堆金灿灿的黄货。

在那堆黄货的顶端,还放着一杆黑漆漆的半自动步枪!

吴大头一言不发,只是盯着那一杆枪若有所思……

路三多看到枪后瞳孔一缩,扭头对刘十八诧异道:

“这枪?”

刘十八淡淡的笑道:

“这把崭新的九五式半自动步枪无编号,弹匣装满还余两个满弹匣。

朋友拿完后还多余一把,我就直接放在这留给你了,等下回去的时候你将其放在驾驶室护身以防不测。

假如喜欢的话枪可以送你,假如不喜欢用完后就还是放在这,最后将货柜车停在泛海停车场,自然有人去取车。”

路三多额上渗出汗珠,抬手抹了一把后呲牙道:

“八爷您真牛,吴哥是京都枭雄这么些年我也没见过他用过这么大火力的真家伙,这玩意儿恐怕打仗才用得着吧。”

刘十八微笑道:

“想用的时候随时都能用。”

吴大头面无表情道:

“咱们城区里面都是小打小闹,用不着那么大的家伙,八爷门路不小!”

说罢,吴大头抬头注视着刘十八,看看其羽绒服腋下的位置鼓起一大块地方,嘴角一翘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路三多和枪谈不上,于是便低头蹲下来拿起一块沉甸甸的金砖道:

“你们先聊着,我先验货。”

而实际上,路小林在验货的时候,刘十八和吴大头两人也没聊一句话,就这么站在货柜箱的门口面对面的相互注视着……

半小时后,大汗淋漓的路三多验完货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三人下车关好门后路三多对刘十八笑道:

“货款已经由家姐打到八爷指定的户头,您查验一下。”

刘十八淡淡笑道:

“查验不用了,泛海那么大家公司,难道我还怕你们跑了不成?呵呵……”

路三多也笑道:

“八爷真大气,另外还有一件事,家姐也就是泛海总经理想问问您,还有没有后续稳定货源,假如方便的话能否见面详谈云云……”

刘十八淡淡道:

“我已经有很多女人了,所以谈生意不需要你姐出面操心,生意你和我交涉足够了,至于后续货源肯定还有,到时候我会派人联系你。”

路三多闻言一呆,哭笑不得道:

“我姐不是那个意思!”

刘十八怕拍路三多的肩膀笑道:

“生意上,你做得不比你姐差,她要求和我详谈什么的都是扯淡。

无非是她,对我这个人产生一点兴趣了,可惜的是我对你姐没兴趣,懂了吧?”

吴大头也难得的点头附和道:

“八爷这话分析得没错,小路你眼神的确还差点火候,今后有机会向八爷好好学学。”

路三多翻翻白眼,看了看刘十八和吴大头,哭笑不得道:

“被你们两大哥这么忽悠,我都差点信了你们的鬼话,我姐怎么可能?”

刘十八看了看四周后笑道:

“既然交易完成,那么咱们就散货吧,合作愉快,我见你们开了一辆小车来的就顺路把我送到市区二环线附近吧。”

接下来,路三多负责将货柜车开回泛海国际,而吴大头则开着他那辆宝马搭载着刘十八原路返回。

而实际上,刘十八根本没等车开到二环附近,而在三环就突然要求在路边停车,他指了指路边一个超市道:

“吴哥辛苦了,我就在这下车算了,顺便去超市里买点东西。”

吴大头点头后笑道:

“昨天说好,我回夜总会一起喝杯酒,等我回去后发现你已经走了,什么时候有空我做东喝杯酒吃个饭如何?”

刘十八盯着吴大头,摸着下巴笑道:

“好!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刘十八便扭头朝人流如潮的超市走去……

吴大头静静盯着刘十八的背影消失后,才开着小车快速离开。

————————

仅仅一个小时之后,京都某重量级的私人俱乐部的一间隐蔽桑拿房内,吴大头和另一个老者一起坐进干蒸房,这个老头正是泛海另一位股东——罗成。

罗成盯着吴大头,轻声道:

“刚才你见到本人了?有没有拍一张他的清晰面部特写?”

吴大头神态严肃的应道:

“报告长官,本人的确见到了,但他仍旧带着太阳镜。

当时也有机会偷拍,但我却始终不敢动手。”

罗成眼皮一翻诧异道:

“为什么?京都还有你吴大哥不敢做的事?”。

吴大头抬头,面带恐惧道:

“因为那一瞬间,我被这个人给看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