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圣战的终焉(下)

下一刻,天崩地塌。石破天惊发生天崩地塌般的爆炸,将这个满腔雄心壮志的皇帝炸得尸骨无存……巫彭看到了蓝泰的死。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反手一招,一柄赤色长枪出现在他手中。

这是他的随身兵器——灭世。他练到天阶强者已久,已久多年没动用过兵器。现在,看起来需要用一下了!

灭世在他手里迎风而长,很快就长大成了一柄两丈多长的浑身冒着烈焰的长枪。而在与此同时,由阙婉儿主仆俩操纵的风隼也俯冲了下来,准备投弹。

巫彭举起灭世,大喝一声。灭世的枪头上冒出腾腾烈焰,脱手向风隼飞去。毕竟是天阶强者,这一枪投得很准,长枪刺中了风隼前头,擦着阙婉儿的脸穿过。

阙婉儿惊呼一声,拉下了投弹开关。黑疙瘩从天而降,但可惜没有炸中巫彭!

下一刻,风隼猛然着起火来,变成了一个燃烧的大火球。阙婉儿大惊之下,只能驾驶着风隼向地面俯冲,大叫道:“凌夜,冷若霜,看你们的了!”

轰隆一声,风隼撞在了地面上帝**的一面牛皮营帐上。牛皮营帐立即燃烧起来,四周的帝**士兵纷纷惊呼着逃开,谁也没敢赶过来查看。

冷若霜坐在凌夜驾驶的风隼后头。她没有听到阙婉儿的叫喊,她的眼睛只紧紧地盯着地面的一个人,目光冰冷——那是巫彭!

只要能杀得了这个人,其他的她都可以不在乎了!

巫彭感受到了冷若霜的恨意。他召回灭世,举起来对准了凌夜驾驶的这架风隼:“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有几斤几两我都一清二楚,居然想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

凌夜也紧紧地盯着巫彭,留意他手上的长枪。毕竟是天阶强者……雷霆一击之下,凌夜也不能确保幸免!

巫彭吸气,扬手……灭世再一次化成烈焰,破空飞来。

凌夜死死地盯着灭世,使劲向下一压操纵杆。咔啦一声,灭世擦着顶上飞了过去,劲力到处,顶盖都被掀飞,天风灌了进来,耳边呼呼作响。

这还不是最糟的……灭世到处,这架风隼也着火燃烧了起来,眼见是无法保持的了。

凌夜也不禁叫道:“不好了!”

冷若霜在凌夜耳边说道:“保重!我去了!”

凌夜一惊,回头看时,只见到一道白影一掠而过。他探头往下一看,见到那个满头白发的女孩子,手执着蓝光闪闪的天残剑,凌空跳下。她头下脚上,双手在前,残缺的剑身直直地指向巫彭。冰河神功全力运转之下,天残剑那残缺的剑身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而冷若霜整个人都化成了剑光,全身心投入,孤注一掷!

巫彭是天阶强者……而此刻,他的武器不在手中!

冷若霜想要杀他,机会几乎就只有这一刻!

凌夜担心冷若霜自己有失,便丢弃了风隼,手执幻世跟着跳下,叫道:“我来助你!”

地面上,普通士兵们纷纷逃开,站得远远地看着。巫彭则站在原地,抬眼看着从天而降的两个少年男女,满脸都是不屑的冷笑:“就凭你们?还差得远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反手向下。在他手中立即出现了一个赤红色的圆球,不停旋转,越涨越大。

冷若霜和凌夜即将来到!

巫彭大喝一声,举起圆球向冲在最前的冷若霜投去:“我先打死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娘们!”

噗地一声,圆球撞在冷若霜化成的剑光之上。冷若霜闷哼一声,剑光立即消散,现出身形,控制不住地急坠而下。

究竟是天阶强者……不是她能抵挡得住的!

凌夜大惊之下,全力运转无名心法,在空中急速滑步,闪电般窜到冷若霜身边,一把抱住她的腰。冷若霜嘴角流血,有些微弱地说道:“巫彭好强大……”

凌夜抱着她,慢慢落地,把她放在地上:“别说了,交给我来!”

巫彭看着他们,冷笑一声:“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说着把手一招,灭世从远处飞回,再次回到他的手中。

凌夜紧紧握着幻世,盯着巫彭,微微眯着眼睛,暗地里戒备。

只是这下……取胜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正好此时,前去攻击神月殿的风隼们正式发动了攻击。他们看不到这边的混乱,只知道执行攻击的命令,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然而,在他们打开机腹投弹的时候,那些名为“石破天惊”的黑疙瘩并没有投出去,而是在机腹里发生了爆炸,把那些风隼炸得凌空粉碎,纷纷坠地。

神月殿安然无恙!

巫彭听到爆炸声,转头看去,见状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凌夜冷冷的道:“我干的!怎么样,惊喜不?”

巫彭死死地盯着他:“小子,你怎么做到的?”

凌夜冷冷的道:“很简单,我只需要把风隼腹部的小门钉死,不让那些黑疙瘩掉出来就行了。这样子,投掷的时候,自然就会在里面爆炸了。”

巫彭脸色扭曲,恶狠狠的道:“小子,你这是找死!”说着将灭世一挥,一道赤色光芒闪电般袭来。

凌夜挥动幻世,堪堪挡住,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把他推得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身体也被震出了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巫彭冷笑道:“就这点微末道行,居然也想跟我挑战!”说着又把灭世一挥,大踏步向凌夜走来:“我要把你和这个小贱人一下下地刺死,让你们的血流干为止!”

冷若霜勉强站起。巫彭看了一眼,冷笑一声:“我找了那么多年的天残剑,原来在你手里!哼!那又怎么样?拿着上古神兵,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就你这点微末道行,在我面前动手,只有死路一条!”说着手一举,一枪向她心口刺去。

凌夜见冷若霜行动不便,赶紧拉着她的手疾退。巫彭冷哼一声,灭世突然转向,啪的一下在凌夜腰间拍了一下:“小杂种,还没到你死的时候!不要着急!下一个才是你!”

凌夜被他这一拍,胸口气血翻涌,几乎喘不过气来。巫彭冷哼一声,手起一枪,向冷若霜心口刺去:“小贱人,你早就该死了!”

这一枪又快又狠,以冷若霜现在的身体,如何闪避,又如何抵挡?

凌夜情急之下,想起自己能抵挡一次致命伤害,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挡在冷若霜面前。

当的一声大响,灭世准确地刺在了凌夜的心口,但却就像是刺在了一块钢板上一般,透不进去。

圣女给予的第二次机会!

即使是巫彭,见状也不禁大吃一惊:“有这种事?!”

凌夜没空多废话。趁着巫彭吃惊之时,他持枪反击,迅速刺向他的心口。巫彭见机极快,立即后缩,反手上格。啪的一声,凌夜的双手一阵剧震,幻世几乎脱手掉落在地。

天阶强者,恐怖如斯!

巫彭仰天大笑:“不自量力!准备受死吧!”说着再一次举起灭世,斜斜指向凌夜心口:“滚开!先好好欣赏下小贱人是怎么死的!”

毕竟是天阶强者,在他的运使之下,灭世的枪身上,再一次燃起熊熊烈焰,如同焚世之火!

凌夜吸了口气,举起幻世笔直指向巫彭:“你废话太多了!”

巫彭哈哈大笑:“那我就成全你,让这个小贱人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吧!小贱人心里挺喜欢你的,对吧?哈哈!那就死在一起吧!”

大笑声中,灭世穿透虚空,向着凌夜心口便刺!

凌夜盯着刺来的灭世,凝神准备招架。

突然之间,那柄熊熊燃烧着的灭世,枪身上的烈焰一下子就消失了,枪身的赤红色也变得暗淡下去。凌夜不假思索,出手招架,在对方的枪身上一格。当的一声,灭世直接被弹了起来,巫彭丢了灭世,捂着心口踉踉跄跄地后退。

这是发生了什么?

凌夜惊讶地看去,见到巫彭伸出一只手指着他身后,颤声叫道:“小贱人,你……”

凌夜转头一看,见到身后的冷若霜浑身都冒着热气,面色苍白,双眸也变成了淡红色,不再是原来那漂亮的冰蓝色。

这是怎么回事?

冷若霜微微颤抖着,但却坚定地持着天残剑,指着巫彭:“从凌夜跟我说的往事中,我想明白了一件事……你养着我在你身边,是因为我的独特体质能让你心神宁定。一旦我的体质发生变化,甚至是逆向的变化,你心底的魔念就会重新发作。所以,如果我这体质改变了呢?”

巫彭捂着心口,脸上大滴大滴的汗珠冒了出来:“你……你……”

冷若霜冷冷的道:“凌夜能逆转心法,我为什么不试一试?反正都是要死,为什么不试一试,把你扳倒?所以,我逆向运转了冰河神功,把自己的体质永远地改变了!很高兴,你真的受到了影响,而且是立竿见影!”

巫彭恶狠狠地盯着她,突然仰天嘶吼一声,身体迅速涨大,眼眸变成了赤色,脸上手上纷纷冒出了狼毛,指甲迅速变长变尖,瞧起来极为可怖。

凌夜叫道:“他要变身了!”说着一枪刺去。却听得叮的一声,居然也刺不进去!

变身的巫彭,浑身犹如金刚石一般坚硬!

冷若霜吸了口气,走上前去,举起天残剑刺向巫彭心口:“去死吧!”

上古神兵到处,巫彭心口的狼毛纷纷褪去,露出柔软的心口。天残剑毫不费力地直刺而入,从巫彭后背穿了出来。巫彭大叫一声,浑身的狼毛迅速褪去,身体迅速回缩,眼眸却渐渐泛白,失去了神采。

冷若霜拔出天残剑,从巫彭脖子上横挥而过:“做个彻底的了结吧!”

冷光一闪之后,巫彭那具无头的尸体缓缓倒地,身体扭了几扭,再也不动了。

凌夜见冷若霜身体摇摇欲坠,知道她受伤极重,赶紧扶住她:“你歇口气,我带你回神月殿。圣女会治好你的!”

冷若霜定定地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好……”

远处传来高昂的喊杀声。两人一齐看去,见到是天城的圣都军打开城门,大批骑兵从里面冲了出来,领头的正是四大将军。失去了皇帝和主帅的帝**正像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圣都军的骑兵到处,帝**溃不成军,四散奔逃。

凌夜扶着冷若霜,喃喃的道:“我们终于赢了……”

身后忽然有人说道:“喂!不要那么亲热地卿卿我我啊!还有别人在呢!”

凌夜回头看去,见到阙婉儿正背着小瑶走过来,模样相当狼狈,不过看起来也没大碍。他又惊又喜,说道:“你们没事,太好了!”

阙婉儿道:“现在是没事,但谁知道以后呢?”

凌夜:“……你指的是……”

阙婉儿道:“回去再说!唉,连体质都能改变,看来只要我都们还活着,总是有希望的,你说呢?”

凌夜:“……”

(全文完,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