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圣战的终焉(上)

天上传来一阵翅膀掠过天空的声音。一队队排成人字形的风隼从北飞来,血红的朝阳照射在它们身上,反射出赤色的微光。

蓝泰举手遮额,看着那些风隼,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很好,好极了。来得相当的及时,朕就是需要它们发起第一波进攻,让将士们亲眼看着妖殿的毁灭,把将士们的士气提振到最顶点!”

巫彭看着那些风隼,叹了口气:“怕是不能生擒那个妖女了!”

蓝泰转头看着他:“元帅对妖女有兴趣?”

巫彭:“微臣认为,生擒过来,由陛下当面审问的话,更足为世间传颂。”

蓝泰哈哈大笑。他举起右手,注视着天城上空的神月殿,猛力向下一挥手:“击鼓,鸣号,进攻!”

为了这一场大战,蓝泰准备了两百面牛皮大鼓,集中在中军主阵,也就是他的旁边不远。当下,两百面牛皮大鼓被两百名壮汉一齐猛力地擂响,鼓声霎时间震耳欲聋,什么声音都被盖住了。

随着鼓声,空中的风隼们立即加快速度,向着神月殿疾飞过去。而在地面上的步兵则高声呐喊着,高举着盾牌护身向前小跑,弓弩手进步跟上,开始向城头齐射,各种攻城器械也缓缓地移动起来,像一头头黑色的猛兽向天城涌去。

城头上的圣都守军立即进行了还击。在号子声中,排列在城头的弩机和投石机纷纷向城下投掷,弓弩手站在城垛子之后,侧着身子向城下射箭。一时间,城上城下喊声大震,空中羽箭密如飞蝗,无数燃烧着的火球火箭划破早晨的空气,落到人群中,带来一片片的死伤狼藉,点燃死亡烈焰——真是好一场大战!

虽然神月殿相当远,但风隼飞得最快,赶在前头担任主攻尖刀的飞廉联队已经飞到了外围,开始爬升高度,寻找投弹点。蓝泰和巫彭都紧紧地盯着打头的那一架风隼,一个满脸满意,一个神色复杂。

神风营的七星联队全部出动,飞廉联队已经到了进攻点,后面的破军联队还刚刚飞到中军阵地的上空。蓝泰嘿嘿笑着,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杀!给朕杀个血流成河!”

正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异样,下意识地抬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大声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从空中飞过的风隼中,有两架突然急速降低了高度,腹部打开,将两个黑黝黝的大家伙向着中军主阵地这边投了下来!

蓝泰当然认得那是什么东西……那是在这次南征中炸死无数圣都士兵,为攻城拔寨立下了汗马功劳的新式武器——石破天惊!

他从没有想过要尝尝石破天惊的滋味,更没有想过,忠于自己的风隼,竟然会向着帝国的皇帝投掷这个玩意!

大惊之下,蓝泰一边大骂着,一边催马快跑,顺便叫上旁边的巫彭:“快跑,快跑!兵变了!”

虽然两百面牛皮大鼓的鼓声遮盖了一切声音,巫彭还是感觉到了异样,也抬头见到了从天而降的石破天惊。他脸色微变,也立即催动马匹,向前窜了出去。

情急之下,他们压根没有考虑过其他……他们身处重重护卫之中,到处都是帝国士兵。马匹刚跑了没几步,便撞上了阵列在前的帝**士兵,立即滚倒了一片,人喊马嘶,乱成一团。

两颗从天而降的石破天惊并不会因为这里的混乱而有任何停止,相反,它们越落越快。只是片刻之后,那两个黑黝黝的大家伙便落在了中军主阵地上,发生了天崩地塌一般的大爆炸。

一颗落在牛皮大鼓那边,至少十几面牛皮大鼓和数十个壮汉霎时间被掀飞起来,另一颗则相当准确地落在了蓝泰之前站立的位置上,将还在那里的御林军炸得血肉横飞,和着被炸起的尘沙向四外飞溅出去,落了附近的士兵一身。

见到这边变故,众人都是大吃一惊,纷纷攘动,你推我挤,阵型霎时间便乱了起来。

然而,那些擂鼓的壮汉之前接到的命令是,除非皇帝陛下叫停,否则不许停止,必须继续擂鼓。因此,那些没被炸到的壮汉仍然拼命甩动着膀子,可劲儿地猛力擂鼓不休。

蓝泰见混乱的士兵挡住了逃命的路,大声叱喝他们让开,但震耳欲聋的鼓声盖住了一切声音,士兵们听不见他的命令,即使是御林军过来把他们赶开也不够快。他又惊又怒,大声叫道:“止鼓!止鼓!停止擂鼓!”

可惜……他的叫喊声仍然是被鼓声淹没了,士兵们还是听不见!

巫彭毕竟是老谋深算,见惯风浪的人,见状鼓足中气,大声叫道:“鼓手听令!立即停止擂鼓!士兵们立即给陛下让开道路!”

毕竟是天阶强者,他的叫喊声比起蓝泰是强多了,鼓手们总算听到了他的叫喊,慢慢停止了擂鼓。

巫彭又接连下令,命令附近的士兵让开道路,并立即召集弓弩手过来,准备对空放箭。

直到此时,他这才想起来一件事——帝国使用这般威力强大的空中兵器,一向是无往而不利,但偏偏一直没考虑过,万一这些风隼掉过头来打自己人,那怎么办?

弓弩或许能射到风隼上,但不能穿透外壳杀伤里面的人,而这些风隼中上一些箭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仍然能继续攻击。只有火箭有希望点燃外壳,烧毁这些风隼,但火箭万一射不中,落在本军的阵地上,到时也是一场混乱。

即使是帝**自己,也没有足够强劲的弓弩能准确而有力地击落这些飞在天上的玩意!

※※※

驾驶着这两架“哗变”的风隼的,当然是凌夜他们。

从灵月村出来之后,凌夜便对三人说道:“我们过来时花了半个月,现在再返回去,也是要半个月。以帝**的强盛,一个月差不多能打到天城脚下了。我们急匆匆地赶过去的话,一来进了城未必有用,二来还未必进得了城,没有意义。”

“那你说怎么办?”

凌夜伸手指着北方,说道:“我看过战报,知道帝国最强大的兵器就是神风营的风隼。这些东西飞得快,还高高飞在天上,居高临下投掷那种黑疙瘩,能造成大片大片的杀伤。进攻天城,他们肯定要用风隼来攻打神月殿,我们就从这里着手!最起码地说,乘坐风隼回去,也比骑马要快得多!”

小瑶笑道:“尤其是,用他们最用力的武器反过来打他们,那是最爽利不过了!”

阙婉儿道:“好是好,但是……上哪去弄呢?”

冷若霜说道:“我跟着帝**北伐,知道风隼必须要从悬崖上发射升空,而且飞得虽远,但还是有限制的,往返只能是一千公里多些。现在帝**战线南移,要使用风隼攻击神月殿的话,必须要把神风营南移,并且要寻找适合的地方来安放风隼。”

凌夜想了一会,说道:“我想我大概能猜到他们会把风隼安放在哪里了!不过,我们需要确定一下。如果是的话,我们不要客气,抢走两架风隼再说!”

※※※

四人日夜兼程,赶到神风营驻扎的万州郊外,乘着黑夜潜入营地,盗取风隼。

正好,凌夜偷听到神风营接到的命令,要他们在日出之时到达天城发起进攻。凌夜略一寻思,心下已有计较。

夺走两架风隼不是什么难事,也不足以让敌人震动。真正要让对方震动,就得做一些让他们惊掉下巴的事!

他把心中的计较和三人说了。大家再商量一下,确定好了细节,便即乘着夜色行动,准备让蓝泰和巫彭大吃一惊!

※※※

巫彭好不容易喝令士兵让开道路,空中的两架风隼又向着这边俯冲了过来,发出的尖啸声刺得众人耳膜生疼,胆战心惊。人人都看着那两架风隼,个个都想争先逃命。

那两个黑疙瘩……可不是好玩的啊!

破军联队的其他风隼此时也已经发现了问题,但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的机腹虽然也安装了石破天惊,但那是用来对付地面上的人的,要用来对付同样在天上飞的东西,他们也没有这个办法,甚至于没有法子喝令他们停下骚乱,只能是气急败坏地跟着飞在后面,大声叫喊。

但是,凌夜他们怎么可能听得见呢?就算听得见,又怎么可能理会呢?

蓝泰见势不妙,再次催动马匹想逃。但是他的速度,比起在天上飞的凌夜来说,那真是太慢了。他身边又有着那么多的护卫,想要不看到他都难。

凌夜稳稳地追着他,脸上露出冷笑:“想要灭我圣都?那我就先把你灭了!”

判断了大概距离,凌夜拉动了投掷开关。一颗黑不溜秋而又巨大的黑疙瘩呼啸着从天而降,晃晃悠悠地向着蓝泰这边坠落下去。

蓝泰眼睁睁地看着,满眼都是恐怖,张大了口,发出了极其不甘的嘶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