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残剑

那边厢,触碰了断碑之后,冷若霜呆呆地静立了好大一会,然后慢慢转过身,向着荒村里面走去。

她此时的样子仍然是满脸迷茫,眼神空洞,举止有些呆滞,路上遇到东西绊脚也不会抬腿跨过去,走得有些跌跌撞撞,但走路的方向却是一点都不偏移,始终笔直地朝着一个方向。三人在后面见到,担心她会不会出什么事,便慢慢地跟在后面。

冷若霜慢慢地走到荒村靠后的一座石屋前。这曾是她族人的家,现在人已亡,屋已塌,曾有的一切都已经风流云散,只剩下厚厚的积雪将当年的时光埋藏。

从凌夜的眼里看来,这却只是一座很普通的石屋,极其不显眼,看起来还有些像是当初拴住牲畜的牛栏猪圈之类,肯定是比较污秽的。

冷若霜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冷若霜静静地站了一阵,慢慢走到里面,弯下腰来,用手捧起积雪往旁边堆。不久之后,积雪被扒开的地方露了出来,那是一块看起来很普通的石砖。

见到冷若霜继续挖,三人便一起过来帮忙。人多力量大,被清理出来的地方越来越大,样子也就逐渐显现了出来——就是一块用石砖铺起来的地板,一时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冷若霜站起身来,慢慢地走到一块看起来比别的砖都大一点的砖上面,然后左走几步,右走几步,再转回身,向右再走几步,最后双脚停在一块石砖上。她认准了那块石砖,后退开来,慢慢地蹲下身,右手按在那块石砖上面。

说也奇怪,在她这么按下去之后,那块石砖立即向下陷了下去,露出一块淡青色的石板。冷若霜把手按在石板上,那块石板立即焕发出晶莹的青光,而石屋的地下则传来一阵轧轧声响,就像是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在下沉。

三人都对望了几眼。不用想,这是冷若霜的先人魂灵指点了她来到这里,开启了某个机关。

什么宝贝的东西要藏得这么好,以致于当年的巫彭都没发现呢?

石屋下面的机关声响停止后,冷若霜面前的好几块石砖也往下沉去,露出一条斜斜向下的甬道。穿过有点漫长的甬道后,一座殿堂一般的地下密室出现在众人眼前。庄严肃穆的供桌上,一个用晶莹透明的月源石制成的剑架上,悬空漂浮着一柄剑——一柄只有剑柄和下半截的残剑!

虽然只是一柄残剑,但冷如霜拿起这柄残剑的时候,残剑的剑身立即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将密室里的四个人脸上都映成了青色。

一股沛然的剑气汹涌而来。凌夜不禁开口赞道:“好剑!”

阙婉儿赞同:“的确是好剑!只是……怎么只有半截呢?这又叫做什么名字呢?”

凌夜回答了她的问题:“在冷大小姐拿起来之前,我看见了的,剑柄上刻着两个字——天残!”

天倾西北,称为“天残”;地陷东南,称为“地缺”。不完美的事物,却是浩荡汪洋,沛不可当。

这柄残剑,是否也类似如此呢?

拿着天残剑,冷若霜的神智逐渐恢复了正常。她静静地看着手中的剑,对凌夜等人说道:“我刚才像是在梦游是吗?”

三人都点头称是。冷若霜慢慢的道:“那是我的先人在跟我说话,引着我来到这里,拿到天残剑。这是巫彭当年想要拿到的东西,世间最强大的兵器。可惜他压根想不到,这柄世间最强大的神剑,并没有特别强大的气息,而且是藏在牲畜棚下面!”

这就像是绝世高手一般。天阶的强手霸气外露,浑身都散发着慑人的气息。而真正的圣者,气息却是深藏不露,宛如神龙一般,能大能小,变化万千。

凌夜心中在这么想着,一时没说话。阙婉儿笑嘻嘻的道:“恭喜冷大小姐!你这么说的话,我想,那就是你已经明白了,你是出生在这里的人,巫彭非但不是你的慈父,反而还是你的血仇之人!”

冷若霜点了点头,目中露出有些伤痛而又坚毅的神色:“我被他蒙骗了二十年,可以说是一直把他当成我最亲的人。若不是你们带我来到这里,我肯定还会被继续蒙骗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因他而死,甚至说不定还会引以为荣……谢谢你们!”

凌夜道:“没事,明白过来了就好。”

冷若霜道:“虽然你们不说什么,但我也知道,你们煞费苦心把我从巫彭身边引开,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用多说,我会加入你们,反抗帝**,反抗巫彭!”

凌夜摇了摇头:“不用。我们没有这么想。事实上,只要你离开巫彭,就是对我们足够的帮助了!”

冷若霜一怔:“为什么这么说?”

凌夜简要地把圣女说的那些事跟她说了一遍。冷若霜静静地听完,摇了摇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觉得这远远不够!若不杀死此人,怎么告慰我族人的在天之灵!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不要推辞了。这一战,我势在必行!”

凌夜:“……我们先出去吧。从这里到圣都还很远,路上再慢慢商量不迟。”

三人刚走出去,凌夜忽然察觉到异样,迅捷无伦地把手一伸,一把抓住了一支从远处射来的箭。

与此同时,他的鼻中闻到一阵异样的气味。低头一瞧,箭头上微有绿光,不问而知,那是涂了毒药的箭!

那是准备射向小瑶的。四个人中,数她最弱,对方显然意在偷袭先伤一个,然后再图其他。

那会是什么人?

下一刻,一阵鸟叫般的声音解决了众人的疑问:“大小姐,元帅大人派了那么多人出来寻你,想不到这个功劳说我们弟兄立下了!”

不用想,这是巫彭派来的人。巫彭究竟不放心冷若霜的不辞而别,派人来寻找。这里是他极为不放心的地方,自然是要派人过来察看的。

那人又喝道:“想要活命的就都乖乖地站着别动!这是毒箭,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就全都会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