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故土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远离帝**大营以后,冷若霜问凌夜。

凌夜看着她,慢慢的道:“第一句话,你应该带上替换的衣服和干粮清水。路很远,十天半月也未必能到。”

冷若霜皱起眉头:“什么地方那么远?为什么要走那么远?”

凌夜道:“你的诞生之地,你的故乡,你的家人和族人的长眠之地。离这里,确实是很远。”

冷若霜脸上的神色表明,她还是不太相信:“你……为什么会知道?连义父都不知道的!”

凌夜淡淡的道:“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不可能告诉你,至少目前是不可能。”

“为什么?”

凌夜沉默一会,答道:“我在这里就把原因告诉你的话,你不但不会相信,还会跟我打一场。何必呢?”

“但是我又怎么能知道你说的一定是真的?”

“就因为你暂时不会相信,所以我想省点力气。”

凌夜淡淡地说完,又道:“到了那里,相信你会明白很多事情的,包括我是不是在骗你。”

冷若霜脸上现出迟疑之色:“凌夜,我……我不能确定。我知道你是个非常可靠的人,可是义父他也是非常诚信的人……”

凌夜摇了摇头:“所以更加应该到你的故乡去看看。口说无凭,眼见为实。”

一旁的阙婉儿笑嘻嘻地插口说道:“冷大小姐,你不用担心我们是故意引你出来,好让你不能上阵杀敌。要真是那样的话,吃亏的可是我们。凌夜现在已经突飞猛进,我想你刚才已经知道了。”

冷若霜低下头想了一会,抬起头来说道:“好!这一点我答应了。而且这几天我其实也不想呆在大营里,正好想避开一些人和事。只是我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么说呢?”

凌夜慢慢的道:“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句话。我是圣都的人,为了保卫圣都,必须要跟帝**作战。我不希望我们在战场之上刀剑相见。”

冷若霜舒了口气:“原来如此。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虽然跟着义父南下,但其实并没有上阵作战,不会跟你正面冲突打斗。”

凌夜道:“好。那这点就可以先这样子了,接下来怎么样,就先看接下来的事情会是什么样吧!”

冷若霜点了点头,环顾了一下周围:“我出来时十分匆忙,没有带任何行李干粮之类。这附近好像也没什么地方能买……”

凌夜淡淡的道:“这个就很抱歉了。由于帝**南下,这附近的百姓基本上要么是毅然从军保卫圣都,要么就是逃难去了,到处都是狼烟和死亡。这种情况下,有钱也买不到东西。”

冷若霜:“……想起来真是令人痛心!”

凌夜默默点头,说道:“这就是战祸!”说着转过身去,淡淡的道:“我们接上小瑶,这就出发!”

※※※

十三天之后,圣都境内,冷泉山。

冷泉山位于圣都东北方,气候寒冷。虽然帝**势头凶猛,但冷泉山一来并非处于要道,二来十分偏僻,即使是天天上山砍柴的樵夫也不会跑到这里来,因此,虽然到处都在征战,但这里却还是一片雪白而宁静。

凌夜纵马走上一处断崖,在马上站起身来俯视着下方被积雪覆压的荒村,微微叹了口气:“很宁静的地方,几乎就是世外桃源。如果没有这场战争,这里的冬天就是绝美的地方。”

冷若霜默默看了一下,叹了口气,转身而去。

凌夜也没再多说,当下开路,慢慢地走下断崖,向山下被积雪埋没的村落走去。

冷若霜跟在后面,惊奇地注视着这个荒废的村落:“好像还真是有些熟悉…很奇怪…”

走在前面的凌夜头也不回地说道:“对你来说并不奇怪。你在这里出生的,这就是你的故乡!”

冷若霜显然已经信了几分,只是还不能完全确定:“你以前来过吗?怎么好像非常清楚?”

凌夜淡淡的道:“我也只是第一次来,只是因为我早早就对它有所了解。”

冷若霜看着荒村的遗迹,有些不寒而栗:“在你们圣都,这段时间我也见过了不少无人的村落,但那都是兵火导致村民全部逃难而留下的,看着只觉得令人哀怜。但是这里……我能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就像是有什么人在我身边打着转,还有人在我耳边说话一般……”

凌夜默默点头,却也不说什么。

冷若霜问道:“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凌夜淡淡的道:“好让你能清楚地听见你耳边的声音。”

冷若霜:“……”

远处看时,荒村只是被积雪覆压的一群石屋,没有人烟。走到近处看时,村落里的枯树上,水井旁,墙根下,屋子里……到处都有人的骷髅,有大有小,无一完整,或者是被打成两段,要么是脊柱断裂,要么是身首分离,没有一具骷髅是完整的。

冷若霜看着那些骷髅,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我又听到了,真的有人在我耳边说话!他在问我是谁……”

凌夜静静的道:“那是专门问你的,我就没听到。你好好听吧!”

冷若霜勒住马,茫然地四顾打量了一阵,突然纵马飞奔,一直奔到荒村正中的一棵枯树下。树下有一座石碑,也已经被人打断,掉在地上。

冷若霜下马站在石碑前,眼神空茫,慢慢地伸出手去抚摸石碑。说也奇怪,她的手刚触碰到石碑,石碑上面便猛然发出了荧光,就跟之前她触碰到月源石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凌夜等人不想打扰,就只是站在远处看着。小瑶叹道:“看她的样子,好像是她的先人灵魂在跟她说着什么。唉,要不是大家都在这里,我真是要吓死了。想想看,是鬼魂跟活人说话!”

阙婉儿安慰道:“别瞎担心。那是她先人的鬼魂,跟她说话只是为了确认身份,或许还交待一些未了之事,比如报仇雪恨之类。先人不会害她,我们陪同她一同来这里的,是她的朋友,不会遭到驱赶什么的。放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