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遗迹古图

时间过去了大概一个月,这一个月当中,狄仁杰都是在修行当中,周家之事已经彻底解决,这期间,那虎金刚石雄也曾派过人来寻狄仁杰,赴个家宴,座上有不少都是石雄的心腹手下,这些人表面上对待狄仁杰态度还是很温和的,只不过,狄仁杰也能够感受到这些人看待自己的异样目光,若非是因为石雄将自己当成了座上宾,这些人平常时候恐怕看都不会看他一眼。

当然,这件事只不过是这一个月当中的小小插曲而已,这个月除却修炼之外,他还搬了家,搬到了距离月影府也不是很远的地方,只隔着几间府邸,不过搬出了也就好了。

现在他的身份其实是有些危险的,倘若一旦让石雄挖掘出自己是虚假的,那么对于许月影四姐妹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这些事情他也跟许月影说过,后者也理解,这搬家也是情有可原,许月影便替他在不远处找了另外一座府邸。

让狄仁杰肉疼的是,这座府邸花费了他将近五千颗的灵石,比月影府还要贵上一些,好在这些日子攒了些灵石,而且从之前周立武那群人身上也得到了数千颗的灵石,所以这花销还是可以的,不过,他现在身上拢共也只剩下了两千多颗的灵石,照他的花销速度,充其量也就三个月的样子,甚至可能都用不到。

一边是实力足够强大,另外一边也是巨大的资源消耗,两者是成正比的,狄仁杰算幸运,因为对于其他人来说,恐怕就是有足够的资源也没有这样的禀赋来使用,然而狄仁杰则拥有双丹田、水火相融等等一系列都需要消耗巨大资源的禀赋,这些禀赋也为他在获取更多灵石方面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以说是彼此互相促进的。

“这石雄也算是颇有一些诚意的,说是家宴,其实无非就是介绍我给其他人认识,这种现象也说明他将我看得很重要。”虽然有些压力,但是从另一个侧面也证明了狄仁杰自己的安全问题,至少对方越是重视,那么他就越安全,这是一点认知。

另外,恐怕这当中也有让他的心腹手下们观望一下自己,给出一些对自己的看法等等,整个现场狄仁杰都表现得不卑不亢、风轻云淡,似乎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大场面一般,举手投足间也颇有一股大家风范,说来他在曾经的世界本就是大门户的少爷,这种气质也算是天生的了,甚至于看起来可能表现得更加有教化。

这段家宴也算圆满结束,之后临走的时候,不少石雄的心腹手下都前来与狄仁杰打招呼,也算是知根知底了,对他友好的也是大多数,少数一些也只是表现得冷漠,至于表现出敌意的,倒是一个没有,即便是有,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表现出来,反正总的来说,经过了这么一场家宴,狄仁杰也算是真正与石雄有了一些关系了。

他们之前只是合作,石雄希望能够借助狄仁杰家族势力来帮自己更上一层楼,而狄仁杰则是想要借助石雄这个圣地金刚,从而更加打入进山南国,两者现在也只是互相熟悉的阶段,不过对于石雄来说,狄仁杰的作用只要比周家大,那么他就是赚了的,这一点账目他还是清楚的。

他也深知一些隐世家族的脾性,不可能轻易出世的,只是狄仁杰这么个微池境的确给他的感觉不一般,假以时日,必定可以成长为一个实力不弱于自己的人,与这样的天才早日结交,那本来就是一种务实的投资,他石雄也是这样的人。

而对于狄仁杰来说,则是通过这次机会认识了很多石雄的手下,虽说绝大多数都不过是点头之交,但认识了总归是不一样的,另外,这些人当中有一部分也对其十分钦佩,微池境能够这样的实力哪怕是山南国也是少之又少的了,当然,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他们只是觉得这是自己主人从外头找来的一个不错的人才,对于其所谓的家族,石雄也没有多说,因为他也不清楚。

不过大家就是觉得石雄是针对狄仁杰的未来天赋的,而并非是针对其家族,这是两码事。

而这次家宴结束之后,石雄还邀请狄仁杰参加半个月后的一场在广元郡城的拍卖会,这场拍卖会只能由一些世家大族才可以进场,且必须还是圣地属下的世家大族,其他的一些散人都不能够参加。

这就是跟圣地搭上关系的一些好处了,这些拍卖会都会优先让这些圣地之人参加,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之后才会由一些散人来参加,如果狄仁杰并未跟石雄搭上关系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参加这次拍卖会的。

据说这样的拍卖大会一个月才会举行一次,里面的都是一些圣地的人才从各处找到的一些稀有物品,然后拿出来拍卖,起价都是一颗灵石,之后拍到多少便是多少,拍卖大会会从中抽取一些手续费用,在山南国,算是一个比较大型的拍卖会了。

之所以说比较大型,是因为像这样的拍卖大会,其实在十八个大郡城里面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的,而背后的,则是四大圣地在运筹,广元郡城这边的,当然就是南圣地了。

能够参加的人不会很多,而且都是跟圣地有关的人,狄仁杰能够参加自然也是因为石雄的缘故,他本想拒绝的,因为他手中也只有两千多颗灵石而已,能够拍卖什么呢?而据他的了解,这里拍卖的东西,最后的价格一般都会有上百颗灵石的了,少的一有数十颗之多,就这便可体现出这个拍卖会的不一般了。

不过仔细一想,去去也无妨,也并一定就要买卖什么东西,只是见识一下这样的拍卖会,以后等有灵石了再来拍卖也可以,所以便答应了,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既然石雄诚意邀请了,自己也不好拒绝,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大事,纯粹就是长见识了。

拍卖会的日子就在今天,狄仁杰早晨的时候便出门了,朝着石雄的府邸行去,因为石雄说过,这次拍卖会当中,有他想要的东西,至于拍卖会的具体地点在哪里,狄仁杰知道,但并没有去过。

这种经常性的拍卖会,已经有设定具体的位置的了,南圣地对此也颇有一些投入,因为拍卖会上物品的珍稀多寡,其实就体现着这圣地的实力,同时也就体现着外来者加入到这个圣地的几率,所以每回这样的拍卖大会,都会举办得非常隆重,里面的拍卖物品也将会非常的多,就是为了体现自己圣地的实力,从而吸引更多的参与者前来。

这一层无可厚非,四大圣地都是这么干的,甚至于每一次的拍卖大会,圣地都会主动拿出一些宝贵的东西来吸引其他人加入他们这个圣地,这基本上算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件事情了。

当然,因为四方都这么做,所以最终还是得看大家的底子谁更厚了,不过因为都这样做的缘故,好的自然就是那些拍卖者了。绝世唐门 fo

跟随者石雄从其府邸出发之后,一干人便朝着拍卖地点行去。

除却狄仁杰之外,石雄身边也还有三个人,都是他的心腹手下,跟随他一同前去拍卖大会,据说也是想要买卖一些东西。

其实其他人也可以一同前来,只不过其他人对于这种拍卖事宜已经司空见惯了,所以不参加也就正常了,石雄若非有需要的东西前来拍卖,他一年到头也就来个两三次拍卖大会的,一般来说,都是他拿东西出去拍卖。

这些拍卖大会对于实力比较高强的人来说,是很难挑到好东西的,圣地的那些掌权者也不是傻子,不可能什么都拿出来拍卖,必定是优先让自己的手下心腹挑选,就像石雄一样,如果他得到了一些好东西,自己又用不着的话,则是先把这些东西分享给自己手下,让他们先出灵石购买,如果没有人需要,那他才会再拿出去拍卖了。

而像他这样已经达到了圣地金刚位置的人,圣地也肯定会优先对待,圣地得到了什么好东西,也会让这些大能先私下交易,之后大家都不需要了,才会放上去拍卖,当然,也就八大金刚以上才有这样的待遇了。

众人来到了拍卖会场,人还是有些多的,毕竟一个月才举行一次,这一路上,跟石雄打招呼的人不在少数,不乏一些其他的圣地金刚,十八个郡城里面,南圣地有三个郡城,广元郡城是其中最大的一个,所以分布的圣地大能也是最多的,不多时,狄仁杰便见到了四位圣地金刚。

这些人也都与石雄点头打招呼,不过也只是打招呼而已,没有过多的寒暄,其实狄仁杰也知道,这些圣地金刚们,背后的争斗其实还是挺激烈的,毕竟,元帅的位置只有四个,而他们却有八个人,谁都想要坐上元帅的位置,争斗是绝对不可能避免的。

然后,狄仁杰也遇见了一些圣地将军,每一个圣地都有十六个将军,这些圣地将军的实力都是合尘境的,而且全部都是合尘境后期甚至大圆满,实力非凡,平常时候哪能够见到这么多呢?然而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石老哥,没想到你也来了,看来对于那东西是势在必得啊。”说话的是一个高瘦的中年男子,笑眯眯的,此人也是南圣地金刚之一,乃是蛇金刚。

石雄微微一笑,“势在必得说不上,毕竟这次前来的兄弟们也不少,大家都想着呢,最后就各凭本事了。”

中年男子则是道:“咱们广元郡城里面,最富裕的就是你了,除非是咱们上头的那些人出手,不然我们这些穷兄弟们可不是老哥你的对手啊。”

石雄再度一笑,没有再说话,其实他确实是以一种势在必得的心态来这里的,不过,最后能不能够得到,还得看会不会有人从中插手拍卖了。

毕竟,他在南圣地里面其实也有不少对手的,这些人,即便不买,就是恶心自己,那又如何呢?像这样的事情,在拍卖会上经常发生,他以前也恶心过别人,不断的加价,别人对某种物品又势在必得,最后只能被自己这么坑。

但是现在出现的那个东西对于他的修行来说是非常不错的,很多人也肯定意识到了,所以到时候,估摸着会有一些人故意加价,纯粹就是为了恶心自己。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价格真的加高了,他石雄不要便是了,虽然可惜了些,但总好过当冤大头好,反之,对方并不需要却出了高价拍卖,那才是真正的冤大头呢。

“你对这拍卖会了解得多,说说,还有出现什么好东西么?我这会儿也带了几个手下过来,他们都想找一些不错的东西。”石雄对那中年男子道。

中年男子打量了狄仁杰等手下一眼,随后望向了狄仁杰:“这是新人么?微池境?以前都没有见过。”

石雄微微点头,“嗯,这是一位朋友,来看看。”

中年男子耐人寻味地看了一眼石雄,“有意思,微池境的朋友,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这家伙会跟微池境的交朋友呢。”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场拍卖会是不能够带圣地以及旗下家族以外的人来的,不过石雄好歹作为一个圣地金刚,在这样的事情方面,圣地也就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随后,中年男子继续道:“好东西听说不少,上头又从天龙皇朝遗迹当中找到了一些好东西,不过这回听说损失也挺大的,遇见了妖族,而且还是埋伏,联手的进攻,所以损失有些大,连一位元帅大人都受伤了,但是收获还是不错的。”

“元帅大人都受伤了?看来不一般啊,这都十多年没有听说过圣地元帅受伤了。”石雄表现出惊讶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