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修真界

 “修真界,是独立于世俗之外的一个完整世界体系,他从远古传承至今,虽然和世俗有许多联系,却渐渐地与世俗分离,现实都市中的人并不了解修真界的存在,它被各国列为最高机密,并且诸国之间签署了一条合约,这份合约的第一条就是不能让民众知道关于修真界的一切信息。”,凌老道对着众人解释道。

“你们获得了这份天谕学院的邀请卡,就说明正式被修真界邀请而加入,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从此之后和俗世不能再有太多的牵连。

什么?

罗宇等人惊讶道,关于修真界之类的说法已经够让众人消化一阵子了,这时候又突然蹦出来说不能与外界有太多的联系,这……

“也就是说……我不能再回到原来的地方生活了?”叶天良久才出声道,他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逻辑性质思维,进入了所谓的修真界就不能和正常人交往了?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众人来到外围空旷的地方,很多人都聚集在了清台的位置,这里就显得比较冷清了一些,说来天谕学院的招待也很不错,在整个空旷的山门前摆放了许多桌子,并且茶几上摆放了自取自用的水壶,可以自己动手取用壶中的茶水。

一进来看到这一副景象,所有的人脑袋都有那么一瞬间的短路,不明所以究竟是来到了怎样的一个地方。凌老道看出了众人的疑惑,就和罗宇等人解释起了关于修真界的一些基本概况,令所有人啧啧称奇的同时,凌老道最后的那句话却让所有人沉思。

“修真者与普通的异能者有区别吗?”谢小璇问道。

“有区别,但本质上都是从大天地中汲取能量为己用,不过修真者有一点不同……”凌老道说道。

“有什么不同?”谢小璇追问道。

“修真者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得到了“天”的认可,走上另一条与开启基因锁完全不同的路,在修行的过程中没有那么多阻碍,每一个基因锁的分水岭基本都可以安然度过,也不会不小心堕落成魔。”

“只是多了一条限制,不能再参与人世间中一切事情,不能阻止世间灾难的进程、”

这回罗宇忍不住问道:“既然修真界有这么大的实力,为什么不能减少人间的疾苦呢?这是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不呢?”凌化羽抬头仰望空寂的苍穹,有点怅然道。

“因为这是和“天”签订的盟约,凡是成为修真之人必定是不能在涉足世间之事的,违反者将遭受天谴,永世不得翻身。”

“那么……“天”,又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有人见过吗?”谢小璇问道。

罗宇看了看谢小璇严肃认真的表情,出乎意料的能够感受到她眼中的某种执着的情绪,不禁令他心中一动,似乎这个画面似曾相识一般。

“没有人见到过……据我所知从未有,或许远古时期有大能曾目睹,那就是存在于远古传说当中的事情了,现在已经不足以考究的。”

“但是,“天”确实存在的,“天”是一个说法,只是我们对于至高存在的一种称谓,天谕学院掌管着一座天门,若是要和“天”签订契约,就可以通过这道门,从而和天获得沟通,获得修真界的认可。”

“如果不能将获得的力量来帮助更弱小的普通人,那么成为修真者,又有什么意义?”叶小萱声音有点急切,更是一下子站起了身体,她反问道。

坐他旁边的叶天拉了拉她的衣袖,谢小璇这才反应过来,“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她重新坐下,喝了一口手边的茶,平复心情。

“呵呵,没有关系。”凌老道没有丝毫异样地继续说道:“修真者并非是被完全束缚着的,还是可以做局部的改变,只不过每一次拯救的人数不能过多,否则将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

“这就是修真界在丧尸灾难爆发后一直不露面,不作为的原因吗?”罗宇问道。

他突然觉得有点心冷,人间被黑暗恐怖所包围,而这些至强者,拥有超越世俗的力量,却对众生的疾苦不闻不问,那这所谓的“天”,有怎么让人来尊敬呢?

令老道摇了摇头,叹道:“宇宙的一个生灭转瞬之间已经过了千万年,亿万的生灵在“天”的眼中不过是涛涛大河中的一抹转瞬即逝的流沙,人类千百年的历史在宇宙中也仅仅是一朵微不足道的浪花罢了。”

“那我不想加入什么修真界!”叶天一拍桌子,大义凛然地道。

“我也不加入!”秦雅萱学着他的样子脆生生地喊道。

“其实选择权在你们手中,天谕这次是百年一次的盛会,将会招收有资质的孩子进行培养,是难得的机会,但是你们当中若是谁不愿意受到这等束缚,我也尊重你们的意愿,孩子们。”老者目光柔和地望向他从苏扬市中带回来的十名少年,语气诚恳道。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挣扎涌动。

“我,还想为家人报仇……”一个年龄稍大的男孩突然低声说道。

“我想变得更强,然后再去保护那些遭受丧尸袭击的城市,我想,成为他们的守护者。”男孩目光直视老者,眼神中带着一抹坚定的神采,也有一种决绝。

“你们呢?”凌化羽转而问其他的孩子。

“我想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意义,如果不能为死去的人和遭受苦难的人做些什么,那我们即使变得非常强大,那还有什么意义呢?”一个女孩想了想认真道,似乎这句话是她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才得出的结论一般。

孩子们的话令人动容。

岚刚刚一直沉默不语地在喝着茶,这时候她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问道:“你们觉不觉得,天,很可恶?”

嗯,嗯!下意识地,居然有几名小孩在点头附和。

在一旁看的罗宇额头一下子冒出汗来,岚怎么可以这样口无遮拦,在“天”他老人家的地盘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不能私下再讲吗?额,当然,他老人家要是有感觉的话。

“哎,吾辈修道几十载,却还不如一群孩子,”老者突然长叹一声,接着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座位,往远处踱步而去,众人有点不知所措,想追上前,可是老者轻轻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停下,而后他转过人群,走进了山林中,渐渐消失在视野之外。

天,还是那样蓝,白云澄净无瑕。众人来到这个地方是一种偶然,是否也是某种必然呢?命运,有时候是一种抉择,不同的选择通往的是截然不同的一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