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张芷馨对柳浪有些日久生情

柳浪朝张芷馨嘿嘿一笑,说道:“放心吧,老婆,我是老实人。”

张芷馨背对着柳浪,侧卧着躺下后,压紧了身后被子,将自己和柳浪隔开,这才安心继续睡去。

躺在张芷馨满是体香的被子里,柳浪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张芷馨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躺在了柳浪的怀里,自己的一侧臂弯正被柳浪结实有力的手臂搂住。

柳浪的鼻子,此刻正抵在张芷馨额头上的秀发里,从柳浪鼻子里均匀呼出的温热鼻息,瞬间让张芷馨感觉浑身都暖暖的。

张芷馨微微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个近在咫尺、棱角分阴的俊美脸庞,忽然有种“几回魂梦与君同,犹恐相逢是梦中”的恍惚感。

突然,张芷馨瞧见柳浪的睫毛和眼脸微微跳动了几下,张芷馨以为柳浪即将苏醒,担心被柳浪看出什么端倪,忙收敛了脸上的表情,伸了伸大长腿,一脚把柳浪踹醒。

柳浪醒来后一脸疑惑地看着张芷馨。

“老婆,你踢我干嘛?”柳浪有些无辜地说道。

柳浪将手伸到被子里,却没有去抚摸被张芷馨踹疼的脚,而是摸到张芷馨的腿,在她的大腿上轻轻捏了一下。

张芷馨隔着被子打了一下柳浪不老实的手,嗔怒道:“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到楼下去?”

柳浪神秘一笑,又继续问道:“老婆,你睡衣里面干嘛不穿内衣呀?”

张芷馨听柳浪这么说,脸上突然一红,暗想:“柳浪这个讨厌的家伙,晚上果然不老实。”

张芷馨继而想到早上自己醒来时的样子,只得恨恨地丢下一句“要你管。”便匆匆起床逃往卫生间洗漱去了。

柳浪则继续沉醉在昨日的温柔中暗自得意。

洗漱好后的张芷馨则自顾坐在梳妆台前化起了妆。

柳浪一只手撑着下巴侧躺在床上,眨巴着眼睛痴痴地看着穿着性感睡衣的张芷馨,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痴迷沉醉的微笑。

通过梳妆台上的玻璃镜,张芷馨瞧见柳浪依旧懒洋洋地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于是催促道:“还不赶紧起床洗漱去。”

“好的,老婆。”

柳浪依言,从被子里一骨碌蹿了出来,然后走进了张芷馨卧室的洗手间。

柳浪从盥洗台上顺手拿起张芷馨刚刚用过的电动牙刷,挤了牙膏,便刷起牙来。

张芷馨瞥见柳浪起床后并没有离开,而是钻进了洗手间,起初并没有在意,及至听到电动牙刷的声音,不禁皱起了眉头。

张芷馨想了想,似乎哪哪有些不对劲,刚忙赶到卫生间门口。

走到卫生间门口的张芷馨,看到里面的柳浪,不禁大叫了一声。

原来,柳浪已经脱了衣服,赤着脚站在淋浴喷头下,一只手准备开水龙头冲澡,另一只手则握着张芷馨的粉色电动牙刷,在那里刷牙。

看到卫生间里光着身子的柳浪,张芷馨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你...耍流氓,怎么洗澡也不关门。”张芷馨又急又羞地说道。

柳浪秀了秀傲人的身材,不怀好意地说道:“那你还看得津津有味?”

柳浪说完,这才假装害羞的转过身去。

张芷馨被柳浪的问话弄得又气又恨,咬得牙直响。

张芷馨待要转身离开,一时又有些心有不甘。

张芷馨心想:“今天若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柳浪,今后只怕他会越发肆无忌惮的欺负自己。”

于是,张芷馨咬着嘴唇,冲进卫生间,一把夺下柳浪手中正在使用的自己的牙刷,随手扔进了纸篓里,然后用穿着拖鞋的脚,重重的在柳浪的屁股上踢了一脚,这才恨恨的转身走开。

柳浪摸着被张芷馨踢疼的屁股,叹了口气,然后弯下腰从纸篓里捡起被张芷馨扔掉的牙刷,继续若无其事的一边刷牙一边洗漱起来。

洗漱好的柳浪重新回到张芷馨的卧室,看到扔在沙发上的张芷馨的睡衣,知道她去衣帽间换衣服去了,于是也跟了过去。

知道柳浪在洗澡,因此,张芷馨去衣帽间换衣服的时候,并没有关门。

面对眼前的旖旎风光,柳浪很是得意地说道:“啊哈,这回总算扳回了一局。”

张芷馨没想到柳浪居然这么快就洗好了澡,赶紧匆匆忙忙穿好了衣服。

“老婆,你有蛇皮袜子吗?”柳浪望着张芷馨一双又白又美的长腿,冷不丁地问道。

“什么蛇皮袜子?”张芷馨反问道。

说来也是奇怪,面对柳浪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的威严,张芷馨居然一点也气不起来,这要是换做以前,柳浪不知道已经死过几百回了。

“难道这就是是所谓的日久生情吗?”张芷馨暗暗在心里扪心自问道。

“不可以,我决不能爱上他。”一个声音在张芷馨的脑海里这样告诫她。

“不过,这个柳浪似乎也没有那么令人讨厌,有时候和他相处的时候,反倒是觉得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可爱。”另一个声音在张芷馨脑海中说道。

“就是那种像蛇皮一样图案的长筒袜呀。”

“没有。”

“哦。”

看到柳浪若有所思起来,张芷馨有些好奇地问道:“干嘛一大早没头没脑地问我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难道你喜欢蛇?”

“没有没有,我又不是许仙,怎么会喜欢蛇呢。”柳浪辩解道。

“那你还问我?”

“这不是昨天做梦梦见蛇了吗。”柳浪想了想又接着说道,“话说,老婆,你知道梦见蛇代表了什么吗?”

“代表什么?”

柳浪嘿嘿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

看看时间不早了,柳浪这才想起,早饭还没去做。

于是,柳浪只得念念不舍的从张芷馨房间离开。

临走前,柳浪向张芷馨讨要了她的那支电动牙刷。

柳浪赶紧回到自己房间,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下楼去准备早饭。

柳浪和张芷馨一同吃完早饭,两人便各自上班去了。

柳浪记得,付艺轩约了自己早上十点见面,因此,柳浪今天便不准备去会所了,而是按照付艺轩留给自己的地址,早早的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