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扰人美梦的吴娇娇

原来,这坐岛的的确确是座食人族聚集的野人岛。

柳浪救下的这个野人,是圣大椰树酋长国的王储,名叫圣灯.亚伯拉罕,他爹圣水.亚伯拉罕现在是这座岛的酋长兼首席大祭司。

据圣灯说,大约两百年前,他们的先祖老亚伯拉罕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被欧洲殖民者抓去卖到北美做了奴隶。

起初,老亚伯拉罕和其他被抓来的奴隶一起在种植园里种棉花。

但命运很快迎来了转机,老亚伯拉罕不仅手脚勤快,而且脑子灵活,不久,便深得农场主犹大的喜爱。

这个犹大既是本地的大地主,也是当地颇具威望的牧师。

于是,老亚伯拉罕便顺理成章接受了洗礼。

犹大为了扩大种植园规模,决定带着老亚伯拉罕去非洲采购一批奴隶。

没想到,运奴船在回国的途中爆发了瘟疫,船上的奴隶病死了大半。

眼看着船上死亡的悲剧不断上演,老亚伯拉罕突然动了恻隐之心,他趁犹大熟睡之际,将囚禁在狭窄舱室的奴隶们放了出来。

得到自由的奴隶很快发动了暴动,控制了整艘船。

老亚伯拉罕摇身一变成为了起义首领。

罪恶之首犹大被奴隶们绑在甲板上,老亚伯拉罕亲手用十字架钉死他。

随后不久,船就在南印度洋遭遇了严重的风暴。

老亚伯拉罕在船即将沉没前,抱着圣经跪在甲板前向上帝祈祷。

或许真是上帝的眷顾,落水后的老亚伯拉罕抱着一块破船板飘到了食人岛。

登上岛的老亚伯拉罕很快凭借手中的圣经和腰上的火枪征服了整个岛屿,成了岛上野人的酋长,并将登岛日作为了圣元日。

老亚伯拉罕坚信这一切都有赖于神的帮助,因此,给自己取名圣经.亚伯拉罕,用英语朗诵圣经便成了这个家族统治食人岛的传承。

说来也巧,柳浪救下圣灯的日子,刚好是岛上的圣元日。

据圣灯透露,他们前几天刚抓了两个人,打算在圣灯日把这两个人烤着吃了。

为了保证烤肉的鲜美度,圣灯便奉老爹圣水之命,潜入海中去采些海带,没想到遇上了鲨鱼。

作为自己的救命恩人,又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因此,圣灯极力邀请柳浪和张芷馨跟自己回部落,一起去享受圣元节的烤肉。

柳浪玩耍了一天,此刻肚中正有些饥饿,便欣然接受了邀请。

带着柳浪和张芷馨回到部落的圣灯,向老爹圣水添油加醋地描绘了自己如何被天使拯救的过程。

因此,柳浪和张芷馨被圣水奉为坐上宾,礼遇有加。

烤肉仪式开始前,圣水向野人们朗诵了一段圣经,随后,两个烤肉便被野人抬了出来。

圣水和圣灯则带领众野人虔诚、专心地做开饭前的祷告。

柳浪定睛一看,绑在烤串上的正是郭建波和吴娇娇。

“娇娇?”张芷馨惊呼道。

原本听不懂野人话和英语的吴娇娇,突然听到乡音,抬起头仔细一瞧,见是自己的闺蜜张芷馨,于是大声疾呼:“芷馨救我,芷馨救我。”

张芷馨心肠软,听到吴娇娇撕心裂肺的呼喊,忙转过身向柳浪寻求帮助。

柳浪拗不过妻子张芷馨的软磨硬泡的哀求,只得答应想办法救下吴娇娇。

柳浪眼珠一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

柳浪趁人不注意,从身旁树上逮了一只正挂着睡觉的蝙蝠。

柳浪挤破蝙蝠的肚皮,拉出了蝙蝠的内脏,然后走到吴娇娇身边,假装以一副查看食材的样子,偷偷把带血的蝙蝠内脏放到吴娇娇手里。

“快,塞进裤子里去。”柳浪命令道。

吴娇娇看到柳浪塞给自己一坨满是鲜血的内脏,不知柳浪是何用意,正想伸手甩掉。

“想活命就照做。”柳浪告诫道。

吴娇娇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把带血的蝙蝠内脏塞到了裤子里。

野人们做完祷告,便准备开始烤肉。

柳浪忽然指着吴娇娇渗出蝙蝠血的白色裤子说道:“这是个不洁净的食物,不能食用,否则会触犯神灵。”

圣水瞧见吴娇娇裤子里汩汩流着的血,也皱起了眉头。

柳浪接着宣读道:“女人行经,必污秽七天,凡摸她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女人在污秽之中,凡她所躺的物件,都为不洁净。”

因此,圣水只得按照神的旨意将吴娇娇赶出了食人岛,把郭建波烤着吃了。

柳浪在分食烤肉前,找了个理由,带着张芷馨一同离开了野人岛。

柳浪和张芷馨重新坐上潜艇,打算回自己的小岛去。

这个时候,吴娇娇跑了过来,硬是要挤上潜艇。

“娇娇,你怎么会在这的?”张芷馨关切地问道。

“我和郭总去马尔代夫度假,我们的游艇中途出了故障,结果阴差阳错漂到了这里。”吴娇娇委屈地说道。

说完吴娇娇便要往潜艇驾驶舱里挤。

看见吴娇娇就厌恶的柳浪,胃里一阵恶心,被迫从梦中醒了过来。

被吴娇娇扰了清梦的柳浪心下很是郁闷。

“这个可恶的吴娇娇,又害我白白浪费了一颗药丸。”柳浪在心里愤愤道。

柳浪看看窗外,天还未亮,但被吴娇娇恶心坏了的柳浪早已无心睡眠,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柳浪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摸到张芷馨的卧室门口,轻轻敲响了张芷馨的房门。

“老婆,开开门。”柳浪在门外低声喊道。

张芷馨睡眼惺忪地打开房门,看到门外垂头丧气的柳浪,忙问道:“这个点,你不睡觉,跑来敲我门干嘛?”

“老婆,我刚刚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柳浪解释道。

“说重点。”张芷馨道。

“我...能否在你这睡一会?”柳浪小心翼翼地问道。

张芷馨盯着柳浪的眼睛看了几秒,从柳浪看自己的眼神中,张芷馨分阴瞧出了满满的爱意。

张芷馨心下一软,说道:“进来吧。”

得到张芷馨的允许后,柳浪满怀激动地爬上了张芷馨的床。

“老实睡觉,不许碰我。”张芷馨回到床上后叮嘱柳浪道。